[FF9感言]我會一直守護你,直到天地崩離,這是我永遠的誓言!--馬蒂恩

2008-04-28 15:57 | Kalki

古爾格火山里,一個巨大的魔法陣內,兩個小丑正圍繞著一個女孩跳著古老的舞蹈。旁邊一個俊美的青年正怒火沖天的死盯著兩個小丑的一舉一動,因為他們已經“失敗了太多次了”。這三人都沒有注意到,小女孩的懷里有一只小小的莫古利正瑟瑟發抖,一副十分痛苦的樣子。小莫古利頭上的圓球一閃一閃的發著奇異的光芒,而每一次閃動都會比前一次暗淡幾分。
小莫古利艱難的抬起頭,透過女孩懷中的縫隙看著女孩昏睡的臉。女孩睡的那么安靜,仿佛絲毫沒有感受到身邊這詭異的氣氛。它似乎獲得了某種力量,又低下頭去默默的忍受著痛苦。
這只莫古被女孩叫做“莫古”,這是在小女孩還很小的時候,她給它取的名字。莫古很喜歡這個名字,因為它是如此的喜歡那個小女孩。而在現在的狀況下,也是對小女孩的喜愛,給了他無窮的力量,去忍受那撕心裂肺的痛苦。然而這痛苦又豈是強忍就會消失的,它的意識也如頭上圓球的光芒一般越來越微弱。朦朧中,它想起了與女孩緣起的那天……

七年前,召喚士之村的廢墟中的一個房間,一個女人正痛哭的呻吟著。屋外,一個男人焦急的來回踏著步子,卻完全素手無策。焦急中,男人聽到幾聲啼哭,他驚喜的抬起頭,正要沖進房內。卻驚覺這個啼哭聲并不是來自屋內,因為屋內,女人的呻吟還在繼續著。仔細聽聽,這聲音也不像是啼哭,倒像是什么東西的叫聲,聽著似乎是從樓下的洞穴里傳來的。男人抬頭看看房間里,思索了一下,搖搖頭,循著聲音飛奔而去。
過了不久,房間里女人的呻吟聲停了下來,接著傳來的是一個嬰孩的放聲啼哭。男人也沖了回來,手里抱著一個小小的家伙。
“伊莉雅,你怎么樣了?還好嘛?”男人踏進了房門,首先關心起愛人的身體。
“還好吧,凱亞,你抱著的是什么?”伊莉雅面色顯得有點蒼白,但依然堅強的向愛人投去了溫柔的目光,自然也就看到了愛人懷里抱著的小家伙。
“一個莫古利的幼仔,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遺棄在樓下的洞穴里了?!眲P亞看著愛人似乎沒有大礙,松了一口氣??拷策?,看著自己的女兒,回答道。
“這樣啊,也許這小家伙和我們的孩子有緣,就讓他們一起生活吧?!币晾蜓盼⑿χf道,低頭哄哄懷里的女嬰。
“那么,這個孩子就如我們之前商量的,叫她艾可好了?!眲P亞也笑了,低頭把小莫古利舉在女嬰面前,“看看呦,艾可,這個就是你以后的玩伴了,認識認識吧?!?br />“Kupo!”小莫古利似乎聽懂了他們的話,沖著女嬰笑了一下。艾可的注意力被吸引了過來,停止了哭聲,好奇的打量著眼前這個小家伙。
“看來他們確實有緣,我們也順便給這個莫古利起個名字吧?!币晾蜓趴吹竭@一幕,更堅定了讓兩個小家伙一起生活的信念。
“呵呵,既然是艾可的玩伴,還是隨他們喜歡去叫吧,這個起名的任務就留給艾可自己了?!眲P亞也很高興家庭里多了兩個成員。

一陣劇痛襲來,莫古被強行從回憶里拉了出來?,F實依然殘酷,那好似要把它身體里的一切生生掏出來的撕扯感,讓它連呼喊的力氣都沒有了。不過它也不能叫出來,因為它明白,一旦叫了出來,之前的所有忍耐就全部白費。所以,它只能忍耐,默默的承受這無法承受的痛苦。
“你們這兩個沒用的東西,還沒成功嗎?”那個俊美的青年顯然已經忍無可忍了,沖著兩個小丑怒吼著。
“庫加大人,這不能怪我,一定是他把咒語順序搞錯了?!鄙碇t裝的小丑搶先解釋道。
“不是我的錯,是他才對,他一直都喜歡把話顛倒著說,這次一定又犯病了?!彼{裝的小丑立刻反駁道。
“閉嘴,有功夫吵架,還不如給我好好想想哪里錯了,快點把召喚獸給我抽出來?!睅旒语@然對兩個小丑誰對誰錯毫無興趣,用近乎咆哮的音調制止了兩個小丑推卸責任的鬧劇。
兩個小丑再次開始繼續跳那古老的舞蹈,儀式又一次展開。莫古的痛苦似乎更加難以承受了,斗大的汗珠不斷順著額頭滑落。頭頂的圓球也隨著身體顫抖個不停,剛剛還微微閃爍著的光芒幾乎已經看不見了。它咬著牙,拼命忍住身體的顫抖,意識又一次逐漸模糊……

終于,兩個小家伙半歲了,艾可開始咿咿呀呀的學說話。小莫古利也開始學著四處飛行,不過讓凱亞夫妻更驚奇的是,這只小莫古利竟然能依自己的想法變小或者還原:上次,艾可哭的時候,小莫古利突然變小逗她開心。兩夫妻甚至一度有些恐慌,但是看看小莫古利一直和艾可相處的很好,也就漸漸放下心來。
“來,艾可,和爸爸說說話?!眲P亞笑嘻嘻的抱起艾可。
“爸爸……”雖然發音很別扭,但可以聽出艾可確實是喊的爸爸。
“嗯,艾可真乖?!眲P亞的笑意更濃了,抱著艾可來到伊莉雅身邊,“她是誰呀?”
“媽媽……”孩子對母親總是有一種天生的依戀,艾可一看到伊莉雅就向她伸出了小手。
“啊,艾可乖,來媽媽抱抱?!币晾蜓派焓纸舆^了艾可,抱在懷里輕輕的搖了搖。
艾可躺在媽媽懷里,笑了起來。小莫古利飛了過來在他們頭上繞圈。
“莫古……莫古……”艾可又一次伸出了肉嘟嘟的小手,不過這次是沖著小莫古利的。
“哎,看樣子是改不過來了?!眲P亞笑著搖了搖頭。他們之前教艾可說話的時候,告訴艾可這個小家伙叫莫古利。無奈,艾可就是不聽,總是堅持叫它莫古。嘗試了很多次之后,凱亞夫妻放棄了糾正的想法,干脆就認為艾可給小莫古利命名是“莫古”了,反正當初也是準備讓艾可給小莫古利起名的。
“莫古……莫古……”艾可看著小莫古利叫的更歡了,小莫古利似乎也在回應她的呼喚,不斷變換著飛行路線。
“哈哈哈哈……”凱亞看著這一對活寶爽朗的笑了……

“廢物!不要玩弄我的耐心!”庫加瘋狂的咆哮把莫古從回憶中驚醒。儀式似乎又停止了,它稍微好受了一點,開始作深呼吸,想恢復一點體力。
“我們已經在努力了?!眱蓚€小丑低著頭,雙腳顫抖著,憤怒的庫加散發出來的壓力幾乎讓他們無法站住。
“不要給我繼續找借口了。我感覺的到她身體里有巨大的能量,給我盡你們全部的能力把召喚獸抽出來。再給我磨蹭我先滅了你們?!?br />又一輪儀式開始,莫古感覺這次的撕扯力更加可怕了,它幾乎想要放棄了。它努力的抬頭,想看看艾可的樣子,卻意外的發現艾可的懷里有一個蝴蝶結緞帶。那是它送給艾可的禮物,莫古低下頭,它伸手從背后摸出了一個小一點的蝴蝶結緞帶,這是艾可送給它的。死握著緞帶,莫古又找回了忍耐的力量。它頭頂的圓球的閃光也開始逐漸的恢復……

那一天,艾可和莫古六歲了。召喚士之村也已經只剩了艾可一個人類,只有莫古和幾只其他的莫古利陪著艾可過這個生日了。
“莫古,過來,我送你個東西?!卑呻p手背在身后呼喚著莫古。
“Kupo?”莫古飛了過來,直接想往艾可身后繞。
“不行不行,別繞,乖乖在那邊站好了?!卑蛇B忙后退,隱藏著身后的禮物。
“Kupo……Kupo!”莫古歪著腦袋想了想,乖乖的站到了艾可面前。
“呵呵,現在,閉上眼睛?!卑尚χ?,看著莫古閉上了眼睛,把禮物從身后拿到了莫古面前,“生日快樂,莫古!”
“Kupo,Kupo!”莫古睜開了眼睛,看這面前的紅色蝴蝶結緞帶,開心的蹦了起來,拿著禮物滿屋子亂飛。
似乎是這個禮物對現在的莫古來說還太大了一點,莫古拖著禮物無法完全掌握飛行方向,一頭撞進了書堆里。
“莫古!你沒事吧?”艾可十分擔心,飛快的翻開書堆。
只見莫古躺在書堆里,死死的抱著它的禮物不愿意放手,搖了搖小腦袋,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
“哈哈哈哈哈……”艾可開心的笑了。
“Kupo?!蹦乓矎纳砗筇统隽艘粋€蝴蝶結緞帶,舉到艾可面前。
“哎?這是送給我的?”艾可有點驚奇。
“Kupo!”莫古認真的點點頭。
“呵呵,那就謝謝了?!卑砷_心抱著莫古轉了兩圈,“來讓我們互相把禮物帶上吧?!?br />“呃……”,“Kupo……”,兩人舉著禮物一起愣住了。原來他們的蝴蝶結都太大了,戴在身上老是往下掉。
“哈哈哈哈哈……”又是滿屋的笑聲,“看來我們要等以后長大了才能戴上了?!?br />“要好好收藏哦,莫古?!卑烧J真的把蝴蝶結緞帶收起來,“這是我們永遠的友情的證明!”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屋內大家開始一起唱生日快樂歌……

兩聲炸雷般的巨響,勾回了莫古為了忍耐痛哭,逃離進回憶的思緒。它搖搖頭,那股痛哭又停止了,顯然儀式又一次中斷了。兩個小丑被狂怒的庫加轟到了石壁上,在石壁上留下了兩個龜裂狀的凹陷。
“你們兩個不明白我說的話嗎?”庫加怒到了一個極限,臉上的表情反而沉靜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陰暗的笑容。這笑容是那么的冰冷詭異,冰冷的讓兩個小丑感覺血液都要凝固了,詭異的讓兩個小丑感覺似乎有魔鬼在掐著自己的咽喉。
“但是,但是……”兩個小丑恐懼到了極限,話都不太會說了。
“給-我-說!”庫加陰陰的一字一頓的從喉嚨里飄出了三個字。雖然聲音不大,但連帶著的壓迫感卻讓空氣都凝固了。
“這小女孩還不到16歲,本來就不符合抽取召喚獸的條件。再加大強度,她會沒命的?!笨磥韮蓚€小丑還留有基本的人性,鼓足了勇氣解釋著。
“我有說過要保證她的安全嗎?”庫加陰沉的表情沒有一絲人性,站在自己散發出恐怖的氣息之中,完全就是一個魔鬼的化身,“從頭到尾我就只需要她身體里的召喚獸,至于她是死是活,對我完全沒有意義!”
兩個小丑呆住了,他們顯然沒想過需要做到這種地步。
“明白了就給我快繼續!”庫加沒什么心情在這里看兩個小丑演鬧劇。
于是儀式又一次開始了。這一次,小丑們顯然不敢有任何保留,逐漸的艾可的身體被魔法陣強大的撕扯力浮到了半空。莫古只覺得腦袋里有千萬根針扎下般的刺痛,同時這些針還在把腦子里的一切往外抽取。這一次它也不知道是否能堅持下去了,小手里死拽著的蝴蝶結緞帶早已沒了形狀。汗,汗也早已流不出來了,唯一還顯示著莫古還活著的只是它那瑟瑟顫抖的小身體。
“艾可……”莫古抬頭想看看艾可的臉,卻昏了過去……
此刻,還沒人注意到,莫古頭上的小球散發的光芒越來越耀眼了……

這天,在山道,艾可和莫古實在找不到吃的了,他們去了山道,但是山道也找不到什么可以吃的食材了。而且山道還有一個巨人總是追趕艾可和莫古,來回逃跑的狀況反而讓他們更餓了。無奈之下,他們溜進了矮人村,矮人村盛產一種用當地獨有的漿果為原料制作的美味的堅果。身上沒有錢財的艾可和莫古準備“偷”一點堅果回來充饑,但是他們還沒摸到堅果就被矮人發現了。一片喊打聲傳來,無奈之下他們只好奪路逃走。逃走的時候,莫古注意到路上有一個奇怪的青年,頭上沒有角,反而身后有一根尾巴。
好不容易,他們逃出了矮人村。莫古這才發現慌不擇路的他們跑上了一個土坡,而土坡前面是一個斷壁。
“Kupo!”莫古沖過去,想要阻止還在繼續狂奔的艾可。但是已經晚了,艾可一腳踏空從斷壁掉了下去。
不知道算幸運還是不幸,艾可被斷壁上一根粗壯的樹枝掛住了。于是,可憐的艾可就這么被懸空吊在了那里。莫古也很著急,飛過去想把艾可從樹枝上拉出來。但是它的力氣還太小,完全無法提起艾可的重量。無能為力的莫古只能圍著艾可亂飛,期待有奇跡的出現。
就在這時,身后傳來的腳步身。莫古抬頭一看,正是剛剛在村子里見到的那個奇怪青年追了過來。
“莫古,在我們被抓住之前快跑?!卑梢猜牭搅四_步身,急的大叫。
“Kupo!”莫古答應了一聲,扭頭就飛走了。邊逃它邊回頭去,只見一個更奇怪的人追了過來。這人白白胖胖的,伸著長長的舌頭,還不住的流著口水,更可怕的是這個怪人手上還拿著銀閃閃的餐叉。莫古嚇壞了,死命的加快飛行速度,等回過神來,它已經飛回了召喚者之村。
這時的莫古才有空閑停下來想一想剛才發生的突發情況?!霸谖覀儽蛔プ≈翱炫??!卑僧斒呛孟袷沁@么喊的吧。呃,我們……難道他的意思是讓我快點救出她,然后一起逃跑……莫古臉唰的一下就紅了。完了,我把艾可一個人丟在那里了,怎么辦?她不會被那群人吃掉吧?
“莫古……莫古!”正當莫古胡思亂想時,艾可的呼叫聲傳了過來。
“Kupo!”知道艾可沒事了,莫古開心級了,它飛到村子口。
“莫古,你到哪里去了?我擔心死了!”艾可抱著莫古上上下下的看了個仔細。
“Kupo……”莫古感動極了,它丟下了艾可不管,結果艾可反而還在關心它的安危。
“以后都不要離開我了哦,萬一你出什么事,我可怎么辦?!卑刹幌朐偈ト魏我粋€親人朋友了,關切的囑咐著。
“Kupo?!蹦劈c了點頭,在心里發誓:“我再也不會逃跑了,一定會永遠守在你身邊的,艾可?!?br />
“瞧瞧這個,庫加大人?!毙〕蟮穆曇艉蜕眢w別扭的感覺又讓莫古蘇醒了過來。
莫古發現他被小丑倒吊著拎了起來,似乎是它頭上那個小球耀眼的過分的光芒暴露了自己的目標?,F在那個小球早已不再閃爍,而是持續的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如同一顆小小的太陽。
“就是這個小東西在那女孩的懷里,才影響了我們的儀式?!毙〕笤谝贿吔忉尩?,順手把手里的莫古來回搖了兩下。
“別管那東西!我說了很多很多次了!我要的是召喚獸……”庫加頭都懶得回,陰沉沉的聲音猶如從虛無中傳來。
“是……我們馬上就辦?!眱蓚€小丑誠惶誠恐的答應道,第一時間把莫古丟到了一邊,又著手開始準備抽取儀式。
莫古被扔了出去,經過長時間的痛哭折磨它早已沒了飛行的力氣,就這么重重的撞向了旁邊的石壁。
忙于準備儀式的小丑沒有注意到,那只小小的莫古利在那一撞的瞬間,頭頂的圓球顯現了一個古老的魔法陣,隨即就破碎了。而圓球的耀眼光芒也隨著魔法陣的破碎漸漸隱去。
莫古在那一撞之后,也很奇怪。因為它并沒有感覺到疼痛,而是有一種久違的被解放的感覺。隨著圓球光芒的慢慢淡化,它也想起了很多事情,很多關于它的“前身”的事情。

召喚獸神界里的最高議庭之上,大長老正和旁邊的議員們商量著什么,而旁聽席上一干召喚獸們正亂哄哄的討論著剛剛馬蒂恩提出的驚爆要求。
“安靜,安靜!”長老看看如同菜市場的議庭,再也忍耐不住了,重重的敲下手里的木錘。
“咳……”看看亂哄哄的一干眾人安靜了下來,大長老清了清嗓子,“當初創世神創下召喚獸神界時定下了一個規則:一旦契約成立,被召喚的召喚獸需遵照召喚者的意志執行任務,直到任務完成或者自己被消滅(注:這里的消滅只是指在非召喚獸神界被消滅,召喚獸如果受到重創會回到召喚獸神界養傷,之前訂立的所有契約自動解除。)。而除了這一規則,對我們召喚獸神界并沒有其他要求。所以,一直以來,我們也都只是按自愿的原則讓各位隨性訂立契約?!?br />“什么嘛,說了半天還不時廢話,大家都知道的也來說,沒勁……”火爆脾氣的伊夫利特顯然沒啥耐心聽長老在那里老生常談。
“得了,伊大哥,你就別打擾長老的興致了。這個議庭幾千年難得有一點事情可以處理,也難怪長老會在那邊過過下判決書的癮,你就理解一下吧?!崩淦G的希瓦冷冰冰的勸著伊夫利特,但大家都聽出了她在幫誰。
“咳……咳!”長老紅著臉連咳了幾聲,壓下了議庭里的笑聲,轉入正題,“關于剛剛馬蒂恩提出的問題:他希望長期留在人間界,陪著召喚士一族現存唯一的女孩。因為這時近幾千年來頭一次有召喚獸提出這樣的問題,所以議會剛剛內部討論了一下?,F在宣布結論:尊重召喚獸本身的意志,允許馬蒂恩去人間界陪同他選擇的人類。但是,鑒于召喚獸的力量在人間界的破壞力過于驚人。我們需要加上一個條件--我們要對馬蒂恩施行上古魔法‘神識封禮’?!?br />這個上古魔法的名字一出,就如同往召喚獸群里丟下了一顆巨型核融彈,轟的一聲就炸了鍋。召喚獸們都知道這個魔法,這個就是被封印在議庭石碑上的魔法。由創世神所設,以上古咒文的形式刻于石碑之上。但經過了幾千萬年,這個魔法幾乎沒有被人動用過。原因無他,因為這個咒文對召喚獸們來說,不能算是魔法,而是一種詛咒。被施行“神識封禮”的召喚獸將會失去作為召喚獸的一切能力和記憶,變成事先指定的某種人間界的生靈,不老不死,直至天地崩離。而這之后還有一條規則,召喚獸們無法理解:神識封禮對任意召喚獸,每五百年只能用一次。按說,神識封禮是永久的詛咒,沒有第二次使用的價值,那為什么創世神會附加這么一條沒有存在意義的規則呢?
“安靜,安靜!”看看議庭再次變成菜場,長老無奈的搖搖頭,再次把木錘重重敲下。
“……”雖然召喚獸們并不太在乎長老的不滿,但也還懂得議庭的規矩,安靜了下來。
“那么,馬蒂恩,站上前來?!遍L老看著馬蒂恩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了他的面前,接著說道,“你現在還愿意去人間界嗎?即使要被施行‘神識封禮’?即使你可能永遠都不能再變回召喚獸?”
“我愿意?!瘪R蒂恩的表情依然無比堅定。

“給我停止你們的愚蠢行為吧?!泵靼琢艘磺械哪诺谝粫r間阻止了小丑們的下一步動作。
“嗯?你會說話?那么剛剛我們一直失敗都是因為你在搗亂羅?”兩個小丑停下了動作,打量著眼前這個小莫古利。
“不錯,就是我?!蹦诺穆曇艉孟袷侵苯佑∪胄撵`般的傳來,“我本想保護艾可不受你們的傷害,可是我那時又太弱小,只能夠勉強把你們儀式的抽取力引導到自己身上而已。而我本身體內沒有召喚獸,所以你們一直都在失敗?!?br />“那時太弱???”兩個小丑也不是笨蛋,聽出了小莫古利的話里有隱藏的東西。
“不錯,那時的我太弱小?!蹦潘坪踉幃惖男α诵?,“我本就是召喚獸,被上古魔法封印了神識,陪同在艾可身邊來讓她免受孤單之苦。而本來這種狀況可能會持續到永遠,可是你們的儀式竟然誤打誤撞破壞了我體內的封印法陣。于是,我蘇醒了,現在的我擁有藐視一切的力量,勸你們不要惹我!”
“別聽它廢話,那種小東西能有什么巨大的力量。給我殺了他,我沒時間在這里墨跡?!睅旒硬荒蜔┑霓D身對小丑下達了命令。
“……”兩個小丑很懼怕庫加的力量,雖然也擔心莫古說的話,但沒辦法反抗庫加,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正當兩個小丑慢慢向莫古逼近的時候,艾可蘇醒了過來。她看到兩個小丑拿著武器慢慢逼近莫古,連忙跳了過去。
“莫古,不要怕,快躲到我后面?!睘榱艘恢慌阒约旱幕锇?,艾可心中涌出了無窮的勇氣。
“沒事了,艾可?!蹦怕騼蓚€小丑迎了上去。
“什么?你在說什么?莫古?”艾可感覺到莫古有一點異樣,急忙問道。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我似乎不能再陪在你身邊了……”莫古的身體開始發出微微的光芒。
“什么,什么叫謝謝我的照顧?明明是你在陪著寂寞的我啊。你在干什么?不要走,莫古!我們不是說要一直做朋友的嗎?”艾可察覺到了莫古將要離開。
她撲了上去,將莫古死死的抱在懷里,眼淚控制不住的噴涌而出:“不要,不要離開我,你走了我怎么辦,我不要再忍受孤單的生活了?!?br />“現在你有一群新的伙伴了,有他們在你身邊,你不會感覺孤單的。我看的出來他們是一群很好的伙伴,我也很放心把你交給他們?!蹦诺纳眢w開始慢慢的消失,它回頭向艾可露出了微笑。
“不要……不要,不要!我只要莫古在我身邊,是你從小陪我一起長大,是你陪我度過了召喚士之村那些孤單的時光,是你一直以來陪著我的,我不要你離開??!”艾可早已泣不成聲,她死命的搖著頭,淚花飛散的更厲害了
“抱歉了,艾可……我無法再繼續陪在你的身邊了……”莫古也流著眼,但它明白這是必須面對的事實,它強忍著扭過頭去,不再看艾可的臉。
“莫古,不要離開我。我還欠你四個漿果餡餅沒還給你……我們說好以后要一起去環游世界的,去巨大城看狩獵祭的,去亞歷山大看劇場艇……還有,還有……”艾可感覺到懷里抱著的莫古越來越虛無,也明白了這一切不可挽回,但她怎么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謝謝你給我起的這個名字。謝謝你這么多年來和我在一起的生活,讓我感到很快樂,也很充實。謝謝你讓我感受了家人的溫暖,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我永遠的朋友艾可?!蹦诺纳眢w幾乎快要淡化的看不見了,它雖然盡力強忍著淚水,但毫無意義,淚水還是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不要說了,不要繼續說下去了,應該是我謝謝你啊。謝謝你一直陪在我的身邊,雖然我小時候很調皮常常欺負你,但你沒有離開我……謝謝你在我感到孤獨的時候給了我努力生活的勇氣……謝謝你一直以來傾聽我苦悶的傾訴……謝謝你……”艾可再也無法忍受了,放聲嚎啕大哭起來。

“你們還有完沒完?”兩個小丑不知趣的插嘴說道。
“哦,你們還沒逃跑?正好,我和艾可分離的痛哭也讓你們感受一下吧?!蹦乓讶幌?,只剩聲音從虛空中傳來,“艾可,擦干你的眼淚,讓我們共同面對眼前的敵人?!?br />“嗯!”聽著莫古堅定的聲音,艾可找回了戰斗的力氣,她擦干眼淚站了起來。
“艾可,你愿意成為我的契約者,不離不棄,直至生命終結嗎?”虛空中莫古的聲音無比的莊嚴。
“我愿意!”艾可堅定的回答道。
“那么,我--馬蒂恩,在此宣誓成為召喚士--艾可的召喚獸。遵從她的旨意,消滅一切阻擋在她勉強的敵人。不離不棄,直至生命終結?!鼻f嚴的宣誓詞念完,只見虛空中一個巨大的魔法陣顯現出來,印入了艾可的身體。
“我以我名召喚你,馬蒂恩。以神圣的光輝,穿越虛無的時空,展現你圣潔的姿態,消滅阻擋在我面前的邪惡勢力吧?!睙o需多言,作為一個召喚士,艾可自然明白接下來需要作什么。
天空中,馬蒂恩的身影浮現了出來,神圣的五彩光華籠罩了整個儀式場。兩個小丑被重重的擊倒在了地上,而艾可毫發無傷的站在那里。

一個蝴蝶結緞帶從空中緩緩飄下,落進了艾可的懷里。
“對不起,我無法等到親手給你戴上蝴蝶結緞帶的那天了……對不起,我無法遵守一直陪著你的承諾了……但是,我會一直守護你,直到天地崩離,這是我永遠的誓言!”
這一刻,艾可緊緊的抱著她送給莫古的蝴蝶結緞帶,淚流滿面……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