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の鎮.紀念Walter Sulliven

2009-01-07 14:22 | Kalki

有那么一個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父母。他被父母拋棄在了出生的家里。

他沒見過自己的父母,所以他潛意識的將自己出生的那間302室認為成了自己的母親。

一個天真的玩笑。

后來,他被帶入了小鎮上的一家孤兒院。這家孤兒院的表面是收留被棄兒,實際上確實一個異端教會用來培養下一代教徒的場所。

7歲是一個孩子最依賴母親的年齡,而他卻從未得到過母親的關懷。甚至根本沒曾見到母親。

只是一味的將那間出生的房間,認為成了自己的母親。

一味的認為,只要敲開那間房子的門,就可以回到母親的懷抱。

于是他開始做著重復的事情。不顧教會的懲罰和路途的遙遠。獨自一人乘座地鐵來到原先出生的那棟公寓,不斷的敲著那間根本無人回應的門。

縱然公寓里的人不斷的謾罵與嘲笑,甚至虐待。他還是不顧一切的敲著那扇門,喊著:“媽媽,媽媽”

單純的因為那個理由。


成長中的他,記憶始終跟被自己當作成母親的302室聯系在一起。除了敲門,敲門。沒有人在乎他,沒有人關懷他,更沒有人疼惜他。





長大后,他進入了那間房子,呼喚著母親時卻依然無法得到母親的回應。

漸漸的,他對母親的概念變的模糊。

他認為[母親]在沉睡,所以無法回應自己。

漸漸的,他從教會的書中了解到了可以復活[母親]的方法。

于是他開始策劃出了叫作[21祭禮]的儀式。

這是一個復活儀式,可以給予生命的儀式,教會的書里如此寫著。

儀式很簡單,殺掉21個被自己賦予稱號的人,然后就可以給予房間生命力。

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實際上是一個令邪神復活的儀式。準確的說,是令執行儀式的自己變成邪神。

只是很單純的認為,可以真正回到[母親]的懷抱。


計劃是殺死21個人。而他將自己,也算在了計劃之內。

在完成了前10個人的儀式后,他在那間302室的密室內,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然后,獲得了足夠創造一個世界的力量。


在他死后。沒人知道這個當年瘋狂殺死了10個人的殺人狂去了哪里。

而他在死后,也分裂出了不同的兩個個體。存在與自己所創造的那個[里世界]里。

一個自己,包含著對母親的思念。那是年幼時的樣子。

一個自己,單純的執行著儀式。那是成年后的樣子。

兩個自己,在這樣奇妙的[關聯]下,繼續完成著自己的理想。

無論是單純的執行著殺人過程的自己,還是單純為了找到母親的自己。都只是單純的抱著為了[回到母親的懷抱]這個愿望。

沒有其他的任何原因。無論是哪個自己,那眼神始終都是相同的——沒有任何的殺戮與恐怖。只有著無限期盼的光芒。


比孩子的眼睛還要閃亮與真摯的光芒。




最后,結局有兩個。

儀式失敗了。他用最后的力氣,呼喚了一聲[媽媽]。然后應聲倒下。兩個不同卻又相同的自己。在同一時間一起倒下。那扇敲不開的門,漸漸的打開??赡莻€孩子,卻沒能等到這一刻。

儀式成功了。成為了邪神母體的302室中。兩個不同卻又相同的自己,一個安靜的睡在沙發上。一個孤獨的站在一旁……眼神里卻是無盡的空洞。沒有了那閃爍著的帶著期盼的光芒。



然而無論是哪個結局,都會令人覺得憂傷。




這里所說的一切,都是來源一款游戲。游戲的名字叫作:SILENT HILL 4。
而這里所描述的人物,即是這個游戲中真正的主角——也是游戲中最后的反派Walter Sulliven。


SILENT HILL 4是來自我所喜愛的恐怖游戲系列的第四作。同樣也是我最為之欣賞的一作。雖然玩家對此作的評論褒貶不一。但在我看來,它卻是真正可以稱作經典的作品。

SILENT HILL 4的角度與這個系列歷代都不同。它是以一個[鏡子]的角度去向我們闡述這一作真正的主角。不錯,我們在游戲中所接觸到的主角亨利。只不過是用來向我們了解改作真正主角的Walter的[鏡子]。

無論是我們在游戲里所處的世界,還是一切的故事。其實都是與Walter有關。

作為我們所進行游戲的主角,其實只是用來讓我們了解真正主角的[鏡子]。

與該系列第二作不同。在第二作中,我們在游戲中扮演的主角同時也是故事的主角。

SILENT HILL 這個系列分為兩大線路進行著。一條線路是在闡述SILENT HILL中教團的故事,也就是被玩家所描述的[主線劇情]。即起源,1,3。三作
一條線路是以SILENT HILL為背景,來描述不同主角的不同獨立劇情。即[外傳劇情]。即該作的2,4,歸途。三作。其中起源也占為一半。

在主線中,大致沒有太多對人格,情感與內心世界的探索。更多的是牽扯于宗教和人性的刻畫。而我們的主角。
在副線中,則更多是在介紹一些特殊的人物,其中著重描繪了關于人格,情感,內心世界,等各種的刻畫。如那句話——每個人的內心都具備一個SILENT HILL。就是指這個。

第四作中的主角同時也是最終反派,Walter。一個自幼被拋棄的孩子。卻始終為了心目中那個理想的[母親]而進行著瘋狂的事情。甚至最后將自己也殺死。不惜以此復活[母親]。從這個角度看來,他是一個徹底的極端。

但在故事中,我們卻發現他的極端,卻也對應著單純。他的眼神清澈而充滿光芒。毫不見殺戮與迷惘。而了解了他的故事后,我們也會發現,他其實是如此的可憐。

并不像其它游戲動漫里的角色那般拿著極端當幌子。他的極端,是一種單純,一種真摯。一種真情的流露。雖然看似瘋狂。

但試問一個從幼即沒有體會到親情關懷,又被世人所厭惡的孩子,如何不會瘋狂。只是這份瘋狂,又顯得那么純真。


自為了復活母親的那一刻起,Walter便早已將自己的死也計劃了進去。21祭禮,分別殺死21個被自己訂下稱號的人來完成儀式。這個儀式可以令死者往生。也可以給予沒有生命的事物生命力。雖然這個儀式真正的目的是將SILENT HILL中的教團所信奉的邪神召喚而出。
Walter自小就被送入教會被灌輸教義。他的心目中,[母親]與教會中的[母親]已經混淆。只要能復活自己一直所期盼的[母親]。

SILENT HILL的每一作都會引申入關于人性的描繪。第四作也不例外。拋開玩家對所謂的游戲畫面那[過于明亮,不血腥]的可笑觀點。本作可謂是最讓我感觸,也最觸動我的了。

Walter可憐的身世與對母親的感情讓我每一分每一秒都覺得感嘆。甚至多此在結局時無法繼續進行下去。

當看到結局時兩個Walter呼喚著[媽媽]而倒下時,會近乎崩潰的心痛。

對一個只是為了感受親情的孩子來說,連這樣一個愿望都不能給予他嗎……

那些自小就謾罵與虐待他的人一個個成為了祭品死在了他的手里時,我看不到他眼里流露出的對復仇的快感,也看不到他淪為殺人機器的麻木。能看到的依舊是那閃爍著希望的光芒。
他不是在復仇。

細感受本作的場景,會看到無數暗示Walter的部分。而最讓我深刻印象的,自然是連接每個世界的旋轉階梯……

越是往下,越是荒涼。越是悲哀。越是孤獨。

誰也不會想到,那象征著Walter這個在世人眼里殺人魔的內心世界的最深處,即是那旋轉階梯的盡頭。卻只有一個孤獨的幼兒在努力敲打著一扇敲不開的門。

自始至終,也是如此。

本作的場景設定在了SILENT HILL之外。是完全由Walter創造出來的世界。這個世界也反應出了他的內心。無論是旋轉階梯盡頭敲打著門的孤兒。還是被侵蝕的公寓中始終潔凈的302室。
無論是不斷阻止著自己,又堅持尋找著母親的Walter。還是為完成自己心愿的Walter。都記載在這里。

SILENT HILL 4,也就是Walter。

記得SILENT HILL 2的主題是愛情。而SILENT HILL 4的主題是親情。相對愛情,親情更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感情。也更接近人性。本作中對Walter的刻畫完全的將這個主題發揮的淋漓盡致。保留著系列一貫的風格,瘋狂中透著憂傷。結局也讓人陷入了沉思。

親情是最大的救贖,相對的也是最大的枷鎖。喜來自于它,悲傷……也來自于它。

那個孩子,僅僅只是為了兒時對親情的期盼。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